新华网北京8月31日电在29日举行的第八届中国财富管理发展论坛暨中泰XTP杯中证金牛首届量化私募大赛启动大会上,宜信公司创始人、CEO唐宁表示,母基金是社会资本推动科技创新的有效方式,在另类资产持续快速增长、数字化转型升级等背景下,母基金可以有效地分散资产配置风险。


  另类资产持续快速增长



  提到另类资产,唐宁表示,和公募等标准化资产相比,另类资产比较小众但并不另类。2017年波士顿咨询关于《另类资产与长期投资的崛起》的报告及2年前KKR的报告均表明,另类资产的占比越来越高,在资产配置中的作用也越来越大。


  就资产规模而言,全球资产管理规模增速为7%,预测未来仍有5.5%的增长,而其中另类投资的增速始终在8%以上。


  相比全球,另类资产在中国的发展速度更快。从预测数据上看,从2016年到2020年再到2025年,另类资产占比从12%到13%再到15%,规模总量从10.1万亿美元到13.9万亿美元再到21万亿美元。


  母基金分散资产配置风险


  唐宁说,另类资产投资可以大概率地博取两位数的回报,但同时风险也非常大。对于科技创新行业的头部资源、头部企业、头部机会的识别极为重要,在追求高回报的同时,通过配置母基金的方式可以有效降低投资风险。


  他表示,通过母基金的方式进行资产配置,可以实现多管理人(“传统白马型”基金和“新贵黑马型”基金)、跨类型(母基金一级市场、二手份额、跟投、直投)、跨地域(覆盖美国、欧洲、亚洲新兴市场等)、跨行业(TMT、医疗健康、清洁环保、消费升级等新经济领域)及跨阶段(早期、中期、晚期、并购类基金)的有效分散。


  唐宁说,母基金是社会资本推动科技创新的有效方式。在科技创新大潮中,另类资产的配置要更加关注上游的科技创新类企业,这些企业在高速增长的行列之中,能够快速崛起。“to C”的企业,助力美好生活;“to B”的企业,助力企业转型升级。


  面临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挑战,母基金让改革开放40年以来传统经济创造的巨大财富与科技创新、长期资本的需求很好地结合起来,在享受科技创新行业高回报的同时,又可以稳妥地分散高风险。


  在下一个十年、二十年中,科技创新领域发展会越来越好,而这些科技类的企业、企业家、团队和投资人都将从中受益。他说,此次疫情对于科技创新类的母基金就是一个很好的检验,疫情期间,私募股权、创投、风投等母基金不仅经历住考验,而且成为赢家。